院委会成员上门检查。  华西附二院 - 铁杆会娱乐官方
铁杆会娱乐官方

    院委会成员上门检查。  华西附二院外,不少标有“住宿”的牌子被人高举晃动以吸引过往人群的注意。几百元钱一个月的群租房,看似让外地就医者“有家可归”,但由此带来的居住区域人员复杂、安全隐患等问题,则给社区及院落管理带来极大挑战。面对热度居高不下的群租房现象,与医院距离不过几百米的南虹村社区林荫乐园小区成立了院落委员会,对小区进行规范整治,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租房开旅馆  120㎡被隔成6间  因为靠近多所医院,位于林荫中街与人民南路交叉口的林荫乐园小区,是不少群租房客的根据地,环境脏乱、治安环境差、人员密集。  2014年起,群租房强势进入,让居民们措手不及。“先前只是有个别小旅馆,从前年开始大批量出现,他们生意好的时候,门卫晚上几乎没有睡过觉,得不断起来开门。”院委会组长秦武说。群租房的难题接踵而至,为了治理群租房这一难题,2015年4月,林荫乐园小区在南虹街社区的帮助下成立了院落自治委员会。  院落委员会成立不久就接到业主反映,2单元14号被一对外地刘姓夫妇租下开起了小旅馆。组长秦武随即带领成员周米全、邱贤成等找到2单元14号。“120㎡的房子被间隔成了6间房,房间里面都是上下铺的床,住了40多号人。”周米全回忆说。小旅馆曝光了,却迟迟等不到“老板”,社区工作人员冯丽和院委会成员一同找到群租房的房主,对方表示房子不是自己住,只是给亲戚住。上门沟通无果后,院委会只好报警。派出所上门协调,刘姓夫妇答应关闭群租房。但几个星期过去了,群租房依旧生意红火。  召开业主大会  发动业主“自治理”  几次上门沟通失败,让院落委员会成员意识到中间存在的问题。“我们上门只是起了代表作用,要抵制群租房还得小区业主一起齐心协力才行。”秦武说。院委会随即通知小区居民,召开业主大会。会上,从群租房来往人员复杂、安全隐患严重,到病源进小区危害居民健康,院委会成员把群租房的弊端掰开摊明讲给大家听,同时把情况上报到南虹村社区。于是,办事处协调派出所进行了综合治理,院委会也发动街坊四邻给相熟的房东施压,让其收回所租的房屋,使小旅馆“无家可安”。  租房有标准  群租“不许进”  医院附近廉租房的出现,本身是为了迎合市场的需求,院委会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是不让租,但必须有限制。为了保障居民安全,1单元、3单元、4单元等90㎡左右的房子,不能超过6个人,2单元140㎡的房子,不能超过8个人。”秦武说,群租容易引发很多问题,如1单元4号只有90㎡左右的房子,住了21个人,人走了没人关煤气、不关水龙头这样的问题就曾经出现过,相当危险!  秦武说,他们也非常理解来成都就医者希望租住离医院近的小区短住的心情和需求,但条件是在保证双方安全的前提下。以3单元为例,秦武算了一笔账:“90㎡的房子租价1800元左右,陪同看病的家人一般不超过两个,以3个家庭、6个人同租为例,每人每月才300块钱,安全问题也有保障。”  在院委会的努力下,困扰林荫乐园小区的群租房问题,经过近两年的整治,终于取得了成果。小区原有的7户群租房解决了3户。其余4户合同未到期,但是房东们承诺,房屋合同到期后立即收回。(华西社区报记者 沈悦 实习生崔小静 )

    群租房乱象:120平方米1套房住了40多人(图)

    院委会成员上门检查。  华西附二院外,不少标有“住宿”的牌子被人高举晃动以吸引过往人群的注意。几百元钱一个月的群租房,看似让外地就医者“有家可归”,但由此带来的居住区域人员复杂、安全隐患等问题,则给社区及院落管理带来极大挑战。面对热度居高不下的群租房现象,与医院距离不过几百米的南虹村社区林荫乐园小区成立了院落委员会,对小区进行规范整治,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租房开旅馆  120㎡被隔成6间  因为靠近多所医院,位于林荫中街与人民南路交叉口的林荫乐园小区,是不少群租房客的根据地,环境脏乱、治安环境差、人员密集。  2014年起,群租房强势进入,让居民们措手不及。“先前只是有个别小旅馆,从前年开始大批量出现,他们生意好的时候,门卫晚上几乎没有睡过觉,得不断起来开门。”院委会组长秦武说。群租房的难题接踵而至,为了治理群租房这一难题,2015年4月,林荫乐园小区在南虹街社区的帮助下成立了院落自治委员会。  院落委员会成立不久就接到业主反映,2单元14号被一对外地刘姓夫妇租下开起了小旅馆。组长秦武随即带领成员周米全、邱贤成等找到2单元14号。“120㎡的房子被间隔成了6间房,房间里面都是上下铺的床,住了40多号人。”周米全回忆说。小旅馆曝光了,却迟迟等不到“老板”,社区工作人员冯丽和院委会成员一同找到群租房的房主,对方表示房子不是自己住,只是给亲戚住。上门沟通无果后,院委会只好报警。派出所上门协调,刘姓夫妇答应关闭群租房。但几个星期过去了,群租房依旧生意红火。  召开业主大会  发动业主“自治理”  几次上门沟通失败,让院落委员会成员意识到中间存在的问题。“我们上门只是起了代表作用,要抵制群租房还得小区业主一起齐心协力才行。”秦武说。院委会随即通知小区居民,召开业主大会。会上,从群租房来往人员复杂、安全隐患严重,到病源进小区危害居民健康,院委会成员把群租房的弊端掰开摊明讲给大家听,同时把情况上报到南虹村社区。于是,办事处协调派出所进行了综合治理,院委会也发动街坊四邻给相熟的房东施压,让其收回所租的房屋,使小旅馆“无家可安”。  租房有标准  群租“不许进”  医院附近廉租房的出现,本身是为了迎合市场的需求,院委会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是不让租,但必须有限制。为了保障居民安全,1单元、3单元、4单元等90㎡左右的房子,不能超过6个人,2单元140㎡的房子,不能超过8个人。”秦武说,群租容易引发很多问题,如1单元4号只有90㎡左右的房子,住了21个人,人走了没人关煤气、不关水龙头这样的问题就曾经出现过,相当危险!  秦武说,他们也非常理解来成都就医者希望租住离医院近的小区短住的心情和需求,但条件是在保证双方安全的前提下。以3单元为例,秦武算了一笔账:“90㎡的房子租价1800元左右,陪同看病的家人一般不超过两个,以3个家庭、6个人同租为例,每人每月才300块钱,安全问题也有保障。”  在院委会的努力下,困扰林荫乐园小区的群租房问题,经过近两年的整治,终于取得了成果。小区原有的7户群租房解决了3户。其余4户合同未到期,但是房东们承诺,房屋合同到期后立即收回。(华西社区报记者 沈悦 实习生崔小静 )

    院委会成员上门检查。  华西附二院外,不少标有“住宿”的牌子被人高举晃动以吸引过往人群的注意。几百元钱一个月的群租房,看似让外地就医者“有家可归”,但由此带来的居住区域人员复杂、安全隐患等问题,则给社区及院落管理带来极大挑战。面对热度居高不下的群租房现象,与医院距离不过几百米的南虹村社区林荫乐园小区成立了院落委员会,对小区进行规范整治,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租房开旅馆  120㎡被隔成6间  因为靠近多所医院,位于林荫中街与人民南路交叉口的林荫乐园小区,是不少群租房客的根据地,环境脏乱、治安环境差、人员密集。  2014年起,群租房强势进入,让居民们措手不及。“先前只是有个别小旅馆,从前年开始大批量出现,他们生意好的时候,门卫晚上几乎没有睡过觉,得不断起来开门。”院委会组长秦武说。群租房的难题接踵而至,为了治理群租房这一难题,2015年4月,林荫乐园小区在南虹街社区的帮助下成立了院落自治委员会。  院落委员会成立不久就接到业主反映,2单元14号被一对外地刘姓夫妇租下开起了小旅馆。组长秦武随即带领成员周米全、邱贤成等找到2单元14号。“120㎡的房子被间隔成了6间房,房间里面都是上下铺的床,住了40多号人。”周米全回忆说。小旅馆曝光了,却迟迟等不到“老板”,社区工作人员冯丽和院委会成员一同找到群租房的房主,对方表示房子不是自己住,只是给亲戚住。上门沟通无果后,院委会只好报警。派出所上门协调,刘姓夫妇答应关闭群租房。但几个星期过去了,群租房依旧生意红火。  召开业主大会  发动业主“自治理”  几次上门沟通失败,让院落委员会成员意识到中间存在的问题。“我们上门只是起了代表作用,要抵制群租房还得小区业主一起齐心协力才行。”秦武说。院委会随即通知小区居民,召开业主大会。会上,从群租房来往人员复杂、安全隐患严重,到病源进小区危害居民健康,院委会成员把群租房的弊端掰开摊明讲给大家听,同时把情况上报到南虹村社区。于是,办事处协调派出所进行了综合治理,院委会也发动街坊四邻给相熟的房东施压,让其收回所租的房屋,使小旅馆“无家可安”。  租房有标准  群租“不许进”  医院附近廉租房的出现,本身是为了迎合市场的需求,院委会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是不让租,但必须有限制。为了保障居民安全,1单元、3单元、4单元等90㎡左右的房子,不能超过6个人,2单元140㎡的房子,不能超过8个人。”秦武说,群租容易引发很多问题,如1单元4号只有90㎡左右的房子,住了21个人,人走了没人关煤气、不关水龙头这样的问题就曾经出现过,相当危险!  秦武说,他们也非常理解来成都就医者希望租住离医院近的小区短住的心情和需求,但条件是在保证双方安全的前提下。以3单元为例,秦武算了一笔账:“90㎡的房子租价1800元左右,陪同看病的家人一般不超过两个,以3个家庭、6个人同租为例,每人每月才300块钱,安全问题也有保障。”  在院委会的努力下,困扰林荫乐园小区的群租房问题,经过近两年的整治,终于取得了成果。小区原有的7户群租房解决了3户。其余4户合同未到期,但是房东们承诺,房屋合同到期后立即收回。(华西社区报记者 沈悦 实习生崔小静 )

    院委会成员上门检查。  华西附二院外,不少标有“住宿”的牌子被人高举晃动以吸引过往人群的注意。几百元钱一个月的群租房,看似让外地就医者“有家可归”,但由此带来的居住区域人员复杂、安全隐患等问题,则给社区及院落管理带来极大挑战。面对热度居高不下的群租房现象,与医院距离不过几百米的南虹村社区林荫乐园小区成立了院落委员会,对小区进行规范整治,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租房开旅馆  120㎡被隔成6间  因为靠近多所医院,位于林荫中街与人民南路交叉口的林荫乐园小区,是不少群租房客的根据地,环境脏乱、治安环境差、人员密集。  2014年起,群租房强势进入,让居民们措手不及。“先前只是有个别小旅馆,从前年开始大批量出现,他们生意好的时候,门卫晚上几乎没有睡过觉,得不断起来开门。”院委会组长秦武说。群租房的难题接踵而至,为了治理群租房这一难题,2015年4月,林荫乐园小区在南虹街社区的帮助下成立了院落自治委员会。  院落委员会成立不久就接到业主反映,2单元14号被一对外地刘姓夫妇租下开起了小旅馆。组长秦武随即带领成员周米全、邱贤成等找到2单元14号。“120㎡的房子被间隔成了6间房,房间里面都是上下铺的床,住了40多号人。”周米全回忆说。小旅馆曝光了,却迟迟等不到“老板”,社区工作人员冯丽和院委会成员一同找到群租房的房主,对方表示房子不是自己住,只是给亲戚住。上门沟通无果后,院委会只好报警。派出所上门协调,刘姓夫妇答应关闭群租房。但几个星期过去了,群租房依旧生意红火。  召开业主大会  发动业主“自治理”  几次上门沟通失败,让院落委员会成员意识到中间存在的问题。“我们上门只是起了代表作用,要抵制群租房还得小区业主一起齐心协力才行。”秦武说。院委会随即通知小区居民,召开业主大会。会上,从群租房来往人员复杂、安全隐患严重,到病源进小区危害居民健康,院委会成员把群租房的弊端掰开摊明讲给大家听,同时把情况上报到南虹村社区。于是,办事处协调派出所进行了综合治理,院委会也发动街坊四邻给相熟的房东施压,让其收回所租的房屋,使小旅馆“无家可安”。  租房有标准  群租“不许进”  医院附近廉租房的出现,本身是为了迎合市场的需求,院委会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是不让租,但必须有限制。为了保障居民安全,1单元、3单元、4单元等90㎡左右的房子,不能超过6个人,2单元140㎡的房子,不能超过8个人。”秦武说,群租容易引发很多问题,如1单元4号只有90㎡左右的房子,住了21个人,人走了没人关煤气、不关水龙头这样的问题就曾经出现过,相当危险!  秦武说,他们也非常理解来成都就医者希望租住离医院近的小区短住的心情和需求,但条件是在保证双方安全的前提下。以3单元为例,秦武算了一笔账:“90㎡的房子租价1800元左右,陪同看病的家人一般不超过两个,以3个家庭、6个人同租为例,每人每月才300块钱,安全问题也有保障。”  在院委会的努力下,困扰林荫乐园小区的群租房问题,经过近两年的整治,终于取得了成果。小区原有的7户群租房解决了3户。其余4户合同未到期,但是房东们承诺,房屋合同到期后立即收回。(华西社区报记者 沈悦 实习生崔小静 )

    院委会成员上门检查。  华西附二院外,不少标有“住宿”的牌子被人高举晃动以吸引过往人群的注意。几百元钱一个月的群租房,看似让外地就医者“有家可归”,但由此带来的居住区域人员复杂、安全隐患等问题,则给社区及院落管理带来极大挑战。面对热度居高不下的群租房现象,与医院距离不过几百米的南虹村社区林荫乐园小区成立了院落委员会,对小区进行规范整治,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租房开旅馆  120㎡被隔成6间  因为靠近多所医院,位于林荫中街与人民南路交叉口的林荫乐园小区,是不少群租房客的根据地,环境脏乱、治安环境差、人员密集。  2014年起,群租房强势进入,让居民们措手不及。“先前只是有个别小旅馆,从前年开始大批量出现,他们生意好的时候,门卫晚上几乎没有睡过觉,得不断起来开门。”院委会组长秦武说。群租房的难题接踵而至,为了治理群租房这一难题,2015年4月,林荫乐园小区在南虹街社区的帮助下成立了院落自治委员会。  院落委员会成立不久就接到业主反映,2单元14号被一对外地刘姓夫妇租下开起了小旅馆。组长秦武随即带领成员周米全、邱贤成等找到2单元14号。“120㎡的房子被间隔成了6间房,房间里面都是上下铺的床,住了40多号人。”周米全回忆说。小旅馆曝光了,却迟迟等不到“老板”,社区工作人员冯丽和院委会成员一同找到群租房的房主,对方表示房子不是自己住,只是给亲戚住。上门沟通无果后,院委会只好报警。派出所上门协调,刘姓夫妇答应关闭群租房。但几个星期过去了,群租房依旧生意红火。  召开业主大会  发动业主“自治理”  几次上门沟通失败,让院落委员会成员意识到中间存在的问题。“我们上门只是起了代表作用,要抵制群租房还得小区业主一起齐心协力才行。”秦武说。院委会随即通知小区居民,召开业主大会。会上,从群租房来往人员复杂、安全隐患严重,到病源进小区危害居民健康,院委会成员把群租房的弊端掰开摊明讲给大家听,同时把情况上报到南虹村社区。于是,办事处协调派出所进行了综合治理,院委会也发动街坊四邻给相熟的房东施压,让其收回所租的房屋,使小旅馆“无家可安”。  租房有标准  群租“不许进”  医院附近廉租房的出现,本身是为了迎合市场的需求,院委会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是不让租,但必须有限制。为了保障居民安全,1单元、3单元、4单元等90㎡左右的房子,不能超过6个人,2单元140㎡的房子,不能超过8个人。”秦武说,群租容易引发很多问题,如1单元4号只有90㎡左右的房子,住了21个人,人走了没人关煤气、不关水龙头这样的问题就曾经出现过,相当危险!  秦武说,他们也非常理解来成都就医者希望租住离医院近的小区短住的心情和需求,但条件是在保证双方安全的前提下。以3单元为例,秦武算了一笔账:“90㎡的房子租价1800元左右,陪同看病的家人一般不超过两个,以3个家庭、6个人同租为例,每人每月才300块钱,安全问题也有保障。”  在院委会的努力下,困扰林荫乐园小区的群租房问题,经过近两年的整治,终于取得了成果。小区原有的7户群租房解决了3户。其余4户合同未到期,但是房东们承诺,房屋合同到期后立即收回。(华西社区报记者 沈悦 实习生崔小静 )

    院委会成员上门检查。  华西附二院外,不少标有“住宿”的牌子被人高举晃动以吸引过往人群的注意。几百元钱一个月的群租房,看似让外地就医者“有家可归”,但由此带来的居住区域人员复杂、安全隐患等问题,则给社区及院落管理带来极大挑战。面对热度居高不下的群租房现象,与医院距离不过几百米的南虹村社区林荫乐园小区成立了院落委员会,对小区进行规范整治,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租房开旅馆  120㎡被隔成6间  因为靠近多所医院,位于林荫中街与人民南路交叉口的林荫乐园小区,是不少群租房客的根据地,环境脏乱、治安环境差、人员密集。  2014年起,群租房强势进入,让居民们措手不及。“先前只是有个别小旅馆,从前年开始大批量出现,他们生意好的时候,门卫晚上几乎没有睡过觉,得不断起来开门。”院委会组长秦武说。群租房的难题接踵而至,为了治理群租房这一难题,2015年4月,林荫乐园小区在南虹街社区的帮助下成立了院落自治委员会。  院落委员会成立不久就接到业主反映,2单元14号被一对外地刘姓夫妇租下开起了小旅馆。组长秦武随即带领成员周米全、邱贤成等找到2单元14号。“120㎡的房子被间隔成了6间房,房间里面都是上下铺的床,住了40多号人。”周米全回忆说。小旅馆曝光了,却迟迟等不到“老板”,社区工作人员冯丽和院委会成员一同找到群租房的房主,对方表示房子不是自己住,只是给亲戚住。上门沟通无果后,院委会只好报警。派出所上门协调,刘姓夫妇答应关闭群租房。但几个星期过去了,群租房依旧生意红火。  召开业主大会  发动业主“自治理”  几次上门沟通失败,让院落委员会成员意识到中间存在的问题。“我们上门只是起了代表作用,要抵制群租房还得小区业主一起齐心协力才行。”秦武说。院委会随即通知小区居民,召开业主大会。会上,从群租房来往人员复杂、安全隐患严重,到病源进小区危害居民健康,院委会成员把群租房的弊端掰开摊明讲给大家听,同时把情况上报到南虹村社区。于是,办事处协调派出所进行了综合治理,院委会也发动街坊四邻给相熟的房东施压,让其收回所租的房屋,使小旅馆“无家可安”。  租房有标准  群租“不许进”  医院附近廉租房的出现,本身是为了迎合市场的需求,院委会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是不让租,但必须有限制。为了保障居民安全,1单元、3单元、4单元等90㎡左右的房子,不能超过6个人,2单元140㎡的房子,不能超过8个人。”秦武说,群租容易引发很多问题,如1单元4号只有90㎡左右的房子,住了21个人,人走了没人关煤气、不关水龙头这样的问题就曾经出现过,相当危险!  秦武说,他们也非常理解来成都就医者希望租住离医院近的小区短住的心情和需求,但条件是在保证双方安全的前提下。以3单元为例,秦武算了一笔账:“90㎡的房子租价1800元左右,陪同看病的家人一般不超过两个,以3个家庭、6个人同租为例,每人每月才300块钱,安全问题也有保障。”  在院委会的努力下,困扰林荫乐园小区的群租房问题,经过近两年的整治,终于取得了成果。小区原有的7户群租房解决了3户。其余4户合同未到期,但是房东们承诺,房屋合同到期后立即收回。(华西社区报记者 沈悦 实习生崔小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