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_正文标题> - 博洛尼亚
2016-12-07 跨尘文学网 > 文章 > 爱情文章 >

爱在左,情在右

北京某漫展现场。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中新网北京11月1日电(记者 宋宇晟)在大多数人印象中,cosplay或许只是小孩子扮成动漫、游戏中角色的游戏。而在今天的中国,cosplay正成为一种新兴职业。职业coser过着怎样的生活?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进行了探访。有从业者对记者表示,职业coser看似外表光鲜,但其实很辛苦。如果想做一名职业coser,需要拥有高颜值和好身材以及对二次元世界有足够了解,而他们年收入从几万元到二三十万元不等。  对于猫猫(化名)来说,自己进入到cosplay领域实在有些偶然。“第一次玩cosplay是2004年吧。那时候其实是被朋友拖下水的。当时家里出了点事情,那段时间心情不是特别好。小伙伴问,‘我们这边有个聚会,你要不要来’。这样就把我拐过去了。其实就是cosplay的聚会,当天有一个上台的妹子没去,就把我套上了那身‘皮’,扔上台去了。当时我是一脸懵的。”  如今已是光宇游戏cos部主管的她,回想起十几年前第一次cosplay的经历,只是觉得“当时好low啊,连妆都没上,直接就换上衣服上的”。  不过,就是这次经历让猫猫逐渐地进入到这个领域。“因为从小看日漫,只是偶尔幻想变身啊什么的,但是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真的会自己去做衣服,然后扮演二次元角色。那真是第一次,也冲击到我了。”  就像猫猫的第一次cosplay的经历那样,cosplay几乎无门槛可言。已经混迹cos圈十年的coser“潋玉缘”告诉记者,“你只需要去看一看喜欢哪个角色,准备衣服,然后拍照;哪怕你不拍照,就自己穿上玩一玩,这也是cosplay”。  极低的门槛,加之动漫、游戏作品的普及,让玩cosplay的人越来越多。这往往会转化成漫展中实实在在的参与者。据报道,今年,为期四天的ChinaJoy (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博览会)参观总人数达32.5万人次,参观总人数同比增长19.2%,创历史新高。其中7月30日入场人次达10.8万,创历届Chinajoy单日入场人次之最。北京某漫展中,卫生间门前大排长龙。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记者此前也在北京某漫展看到,从早上开始一直到下午结束,漫展现场到处聚集着装扮成动漫、游戏中人物的年轻人。由于有大量玩家需要换上cos服装,漫展中卫生间门前大排长龙更是常见的景象。场内还有不少专门给cosplay玩家拍照摄影师,一些动漫社团也集体装扮成动漫角色来到漫展。此外,cos圈内颇有名气的coser也往往会被邀请到漫展签售自己的海报等周边产品。  不过,潋玉缘认为,虽然cosplay没有什么门槛,但如果真想做到高水平的coser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做得特别好的(coser)一般都会有团队了,一个人去做的话可能很困难。如果有一个团队去帮你,比如摄影有专门的人,服装有专门的人(负责),然后出外景的时候有专门的后勤,这样你可以节省很多精力,可以把自身的一些东西做得更好。”  猫猫则说得更为直接。她认为,如果要成为职业coser,较高的颜值和不错的身材都是必需的,“此外也要对动漫、游戏等二次元世界有所了解”。  目前,猫猫就手下掌管着几名这样的职业coser。“在我们这里,coser他们也和我们一样朝九晚五坐班,周末如果有漫展展会就算是加班了,跟我们一块去现场。”她说。而coser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扮成光宇游戏中的角色定期出cos作品,拍拍“那种搞笑的洗脑神曲”,当然还有去参加漫展。  虽然看起来这份工作颇为清闲且有趣,但猫猫告诉记者,coser也很辛苦。“他们穿的衣服要一层一层地往上穿,大热天的,还有就是底妆要一大早就来打好,女孩子自己的长头发要盘起来,戴上假发,要捂一天。一撑撑一天的浓妆,真挺要命的。”  “而且去漫展会不敢喝水,因为要去厕所就要解衣服,很麻烦。所以coser往往是一天不吃不喝吧,渴了可能就会在嘴巴上抿一点水。”她说。  猫猫介绍,光宇的coser是有基本底薪的,“在我们这coser是宝贝一个,他们有固定资源,去现场会有补助,还有化妆的妆补、餐补,什么都有”。  黑天工作室coser"杀漠"在《画江湖之灵主》中扮演单雨童。图为其cos定妆照。受访者供图  和光宇不同,目前在国内cosplay圈颇有名气的黑天工作室培养coser的方式更类似于“造星”。 黑天工作室商务总监舟舟介绍,工作室目前已经签约了近40名coser,而整个工作室的发展模式就“跟经纪公司一样”。“我们还有一个相当于培训班的一个东西,叫黑天学院。每年我们会在全国五个城市招新,然后把优秀的全部留下来。”  他还告诉记者,目前黑天工作室成熟coser的年收入大概能达到二三十万元。“不过新人的收入不算很多,他们可能一年就几万块钱。”而要想拿到高收入,“主要还是要看你受不受欢迎,粉丝有多少。如果你受欢迎,成长就会很快”。  与此同时,黑天工作室还在做新的尝试——拍网剧。“(网剧)也是我们的coser去演。我们现在正打破次元壁。coser都上了两年的表演课了,我们在非常系统化地训练他们表演。”  记者也曾尝试联系黑天工作室的coser“杀漠”。但由于coser日程安排过于紧凑,杀漠只是透露,最近正在拍摄一部网剧。记者在他的微信朋友圈注意到,近日,他还曾因拍摄吊了一整夜威亚,一直工作到清晨5点左右才收工。北京某漫展现场。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舟舟说,黑天已经拥有了一定的二次元粉丝基础。“而想要再做大,我们就需要从三次元吸引粉丝过来,所以目前都有在做一些跨界的合作。”  对此,猫猫一方面认为coser的职业化可以为这个圈子带来一定的“规划、秩序”,另一方面她也希望在cos圈,能有非商业化、职业化的角落,能让自己享受那种"有爱’就能cosplay”的感觉。  潋玉缘则更倾向于让cosplay停留在自己的业余生活中。“毕竟我有日常的工作,我是做游戏的。但我不会让cosplay参与工作的,哪怕是工作中有需要Cosplay我也不会去做。这种东西就是想起来想拍一拍就出来拍,比较自由所以就比较开心。我不想把我的爱好和工作放在一起,分开就会比较轻松一些。”(完)

北京某漫展现场。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中新网北京11月1日电(记者 宋宇晟)在大多数人印象中,cosplay或许只是小孩子扮成动漫、游戏中角色的游戏。而在今天的中国,cosplay正成为一种新兴职业。职业coser过着怎样的生活?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进行了探访。有从业者对记者表示,职业coser看似外表光鲜,但其实很辛苦。如果想做一名职业coser,需要拥有高颜值和好身材以及对二次元世界有足够了解,而他们年收入从几万元到二三十万元不等。  对于猫猫(化名)来说,自己进入到cosplay领域实在有些偶然。“第一次玩cosplay是2004年吧。那时候其实是被朋友拖下水的。当时家里出了点事情,那段时间心情不是特别好。小伙伴问,‘我们这边有个聚会,你要不要来’。这样就把我拐过去了。其实就是cosplay的聚会,当天有一个上台的妹子没去,就把我套上了那身‘皮’,扔上台去了。当时我是一脸懵的。”  如今已是光宇游戏cos部主管的她,回想起十几年前第一次cosplay的经历,只是觉得“当时好low啊,连妆都没上,直接就换上衣服上的”。  不过,就是这次经历让猫猫逐渐地进入到这个领域。“因为从小看日漫,只是偶尔幻想变身啊什么的,但是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真的会自己去做衣服,然后扮演二次元角色。那真是第一次,也冲击到我了。”  就像猫猫的第一次cosplay的经历那样,cosplay几乎无门槛可言。已经混迹cos圈十年的coser“潋玉缘”告诉记者,“你只需要去看一看喜欢哪个角色,准备衣服,然后拍照;哪怕你不拍照,就自己穿上玩一玩,这也是cosplay”。  极低的门槛,加之动漫、游戏作品的普及,让玩cosplay的人越来越多。这往往会转化成漫展中实实在在的参与者。据报道,今年,为期四天的ChinaJoy (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博览会)参观总人数达32.5万人次,参观总人数同比增长19.2%,创历史新高。其中7月30日入场人次达10.8万,创历届Chinajoy单日入场人次之最。北京某漫展中,卫生间门前大排长龙。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记者此前也在北京某漫展看到,从早上开始一直到下午结束,漫展现场到处聚集着装扮成动漫、游戏中人物的年轻人。由于有大量玩家需要换上cos服装,漫展中卫生间门前大排长龙更是常见的景象。场内还有不少专门给cosplay玩家拍照摄影师,一些动漫社团也集体装扮成动漫角色来到漫展。此外,cos圈内颇有名气的coser也往往会被邀请到漫展签售自己的海报等周边产品。  不过,潋玉缘认为,虽然cosplay没有什么门槛,但如果真想做到高水平的coser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做得特别好的(coser)一般都会有团队了,一个人去做的话可能很困难。如果有一个团队去帮你,比如摄影有专门的人,服装有专门的人(负责),然后出外景的时候有专门的后勤,这样你可以节省很多精力,可以把自身的一些东西做得更好。”  猫猫则说得更为直接。她认为,如果要成为职业coser,较高的颜值和不错的身材都是必需的,“此外也要对动漫、游戏等二次元世界有所了解”。  目前,猫猫就手下掌管着几名这样的职业coser。“在我们这里,coser他们也和我们一样朝九晚五坐班,周末如果有漫展展会就算是加班了,跟我们一块去现场。”她说。而coser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扮成光宇游戏中的角色定期出cos作品,拍拍“那种搞笑的洗脑神曲”,当然还有去参加漫展。  虽然看起来这份工作颇为清闲且有趣,但猫猫告诉记者,coser也很辛苦。“他们穿的衣服要一层一层地往上穿,大热天的,还有就是底妆要一大早就来打好,女孩子自己的长头发要盘起来,戴上假发,要捂一天。一撑撑一天的浓妆,真挺要命的。”  “而且去漫展会不敢喝水,因为要去厕所就要解衣服,很麻烦。所以coser往往是一天不吃不喝吧,渴了可能就会在嘴巴上抿一点水。”她说。  猫猫介绍,光宇的coser是有基本底薪的,“在我们这coser是宝贝一个,他们有固定资源,去现场会有补助,还有化妆的妆补、餐补,什么都有”。  黑天工作室coser"杀漠"在《画江湖之灵主》中扮演单雨童。图为其cos定妆照。受访者供图  和光宇不同,目前在国内cosplay圈颇有名气的黑天工作室培养coser的方式更类似于“造星”。 黑天工作室商务总监舟舟介绍,工作室目前已经签约了近40名coser,而整个工作室的发展模式就“跟经纪公司一样”。“我们还有一个相当于培训班的一个东西,叫黑天学院。每年我们会在全国五个城市招新,然后把优秀的全部留下来。”  他还告诉记者,目前黑天工作室成熟coser的年收入大概能达到二三十万元。“不过新人的收入不算很多,他们可能一年就几万块钱。”而要想拿到高收入,“主要还是要看你受不受欢迎,粉丝有多少。如果你受欢迎,成长就会很快”。  与此同时,黑天工作室还在做新的尝试——拍网剧。“(网剧)也是我们的coser去演。我们现在正打破次元壁。coser都上了两年的表演课了,我们在非常系统化地训练他们表演。”  记者也曾尝试联系黑天工作室的coser“杀漠”。但由于coser日程安排过于紧凑,杀漠只是透露,最近正在拍摄一部网剧。记者在他的微信朋友圈注意到,近日,他还曾因拍摄吊了一整夜威亚,一直工作到清晨5点左右才收工。北京某漫展现场。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舟舟说,黑天已经拥有了一定的二次元粉丝基础。“而想要再做大,我们就需要从三次元吸引粉丝过来,所以目前都有在做一些跨界的合作。”  对此,猫猫一方面认为coser的职业化可以为这个圈子带来一定的“规划、秩序”,另一方面她也希望在cos圈,能有非商业化、职业化的角落,能让自己享受那种"有爱’就能cosplay”的感觉。  潋玉缘则更倾向于让cosplay停留在自己的业余生活中。“毕竟我有日常的工作,我是做游戏的。但我不会让cosplay参与工作的,哪怕是工作中有需要Cosplay我也不会去做。这种东西就是想起来想拍一拍就出来拍,比较自由所以就比较开心。我不想把我的爱好和工作放在一起,分开就会比较轻松一些。”(完)

北京某漫展现场。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中新网北京11月1日电(记者 宋宇晟)在大多数人印象中,cosplay或许只是小孩子扮成动漫、游戏中角色的游戏。而在今天的中国,cosplay正成为一种新兴职业。职业coser过着怎样的生活?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进行了探访。有从业者对记者表示,职业coser看似外表光鲜,但其实很辛苦。如果想做一名职业coser,需要拥有高颜值和好身材以及对二次元世界有足够了解,而他们年收入从几万元到二三十万元不等。  对于猫猫(化名)来说,自己进入到cosplay领域实在有些偶然。“第一次玩cosplay是2004年吧。那时候其实是被朋友拖下水的。当时家里出了点事情,那段时间心情不是特别好。小伙伴问,‘我们这边有个聚会,你要不要来’。这样就把我拐过去了。其实就是cosplay的聚会,当天有一个上台的妹子没去,就把我套上了那身‘皮’,扔上台去了。当时我是一脸懵的。”  如今已是光宇游戏cos部主管的她,回想起十几年前第一次cosplay的经历,只是觉得“当时好low啊,连妆都没上,直接就换上衣服上的”。  不过,就是这次经历让猫猫逐渐地进入到这个领域。“因为从小看日漫,只是偶尔幻想变身啊什么的,但是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真的会自己去做衣服,然后扮演二次元角色。那真是第一次,也冲击到我了。”  就像猫猫的第一次cosplay的经历那样,cosplay几乎无门槛可言。已经混迹cos圈十年的coser“潋玉缘”告诉记者,“你只需要去看一看喜欢哪个角色,准备衣服,然后拍照;哪怕你不拍照,就自己穿上玩一玩,这也是cosplay”。  极低的门槛,加之动漫、游戏作品的普及,让玩cosplay的人越来越多。这往往会转化成漫展中实实在在的参与者。据报道,今年,为期四天的ChinaJoy (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博览会)参观总人数达32.5万人次,参观总人数同比增长19.2%,创历史新高。其中7月30日入场人次达10.8万,创历届Chinajoy单日入场人次之最。北京某漫展中,卫生间门前大排长龙。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记者此前也在北京某漫展看到,从早上开始一直到下午结束,漫展现场到处聚集着装扮成动漫、游戏中人物的年轻人。由于有大量玩家需要换上cos服装,漫展中卫生间门前大排长龙更是常见的景象。场内还有不少专门给cosplay玩家拍照摄影师,一些动漫社团也集体装扮成动漫角色来到漫展。此外,cos圈内颇有名气的coser也往往会被邀请到漫展签售自己的海报等周边产品。  不过,潋玉缘认为,虽然cosplay没有什么门槛,但如果真想做到高水平的coser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做得特别好的(coser)一般都会有团队了,一个人去做的话可能很困难。如果有一个团队去帮你,比如摄影有专门的人,服装有专门的人(负责),然后出外景的时候有专门的后勤,这样你可以节省很多精力,可以把自身的一些东西做得更好。”  猫猫则说得更为直接。她认为,如果要成为职业coser,较高的颜值和不错的身材都是必需的,“此外也要对动漫、游戏等二次元世界有所了解”。  目前,猫猫就手下掌管着几名这样的职业coser。“在我们这里,coser他们也和我们一样朝九晚五坐班,周末如果有漫展展会就算是加班了,跟我们一块去现场。”她说。而coser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扮成光宇游戏中的角色定期出cos作品,拍拍“那种搞笑的洗脑神曲”,当然还有去参加漫展。  虽然看起来这份工作颇为清闲且有趣,但猫猫告诉记者,coser也很辛苦。“他们穿的衣服要一层一层地往上穿,大热天的,还有就是底妆要一大早就来打好,女孩子自己的长头发要盘起来,戴上假发,要捂一天。一撑撑一天的浓妆,真挺要命的。”  “而且去漫展会不敢喝水,因为要去厕所就要解衣服,很麻烦。所以coser往往是一天不吃不喝吧,渴了可能就会在嘴巴上抿一点水。”她说。  猫猫介绍,光宇的coser是有基本底薪的,“在我们这coser是宝贝一个,他们有固定资源,去现场会有补助,还有化妆的妆补、餐补,什么都有”。  黑天工作室coser"杀漠"在《画江湖之灵主》中扮演单雨童。图为其cos定妆照。受访者供图  和光宇不同,目前在国内cosplay圈颇有名气的黑天工作室培养coser的方式更类似于“造星”。 黑天工作室商务总监舟舟介绍,工作室目前已经签约了近40名coser,而整个工作室的发展模式就“跟经纪公司一样”。“我们还有一个相当于培训班的一个东西,叫黑天学院。每年我们会在全国五个城市招新,然后把优秀的全部留下来。”  他还告诉记者,目前黑天工作室成熟coser的年收入大概能达到二三十万元。“不过新人的收入不算很多,他们可能一年就几万块钱。”而要想拿到高收入,“主要还是要看你受不受欢迎,粉丝有多少。如果你受欢迎,成长就会很快”。  与此同时,黑天工作室还在做新的尝试——拍网剧。“(网剧)也是我们的coser去演。我们现在正打破次元壁。coser都上了两年的表演课了,我们在非常系统化地训练他们表演。”  记者也曾尝试联系黑天工作室的coser“杀漠”。但由于coser日程安排过于紧凑,杀漠只是透露,最近正在拍摄一部网剧。记者在他的微信朋友圈注意到,近日,他还曾因拍摄吊了一整夜威亚,一直工作到清晨5点左右才收工。北京某漫展现场。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舟舟说,黑天已经拥有了一定的二次元粉丝基础。“而想要再做大,我们就需要从三次元吸引粉丝过来,所以目前都有在做一些跨界的合作。”  对此,猫猫一方面认为coser的职业化可以为这个圈子带来一定的“规划、秩序”,另一方面她也希望在cos圈,能有非商业化、职业化的角落,能让自己享受那种"有爱’就能cosplay”的感觉。  潋玉缘则更倾向于让cosplay停留在自己的业余生活中。“毕竟我有日常的工作,我是做游戏的。但我不会让cosplay参与工作的,哪怕是工作中有需要Cosplay我也不会去做。这种东西就是想起来想拍一拍就出来拍,比较自由所以就比较开心。我不想把我的爱好和工作放在一起,分开就会比较轻松一些。”(完)

揭秘职业coser:入行看颜值 年收入几万到几十万

揭秘职业coser:入行看颜值 年收入几万到几十万

北京某漫展现场。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中新网北京11月1日电(记者 宋宇晟)在大多数人印象中,cosplay或许只是小孩子扮成动漫、游戏中角色的游戏。而在今天的中国,cosplay正成为一种新兴职业。职业coser过着怎样的生活?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进行了探访。有从业者对记者表示,职业coser看似外表光鲜,但其实很辛苦。如果想做一名职业coser,需要拥有高颜值和好身材以及对二次元世界有足够了解,而他们年收入从几万元到二三十万元不等。  对于猫猫(化名)来说,自己进入到cosplay领域实在有些偶然。“第一次玩cosplay是2004年吧。那时候其实是被朋友拖下水的。当时家里出了点事情,那段时间心情不是特别好。小伙伴问,‘我们这边有个聚会,你要不要来’。这样就把我拐过去了。其实就是cosplay的聚会,当天有一个上台的妹子没去,就把我套上了那身‘皮’,扔上台去了。当时我是一脸懵的。”  如今已是光宇游戏cos部主管的她,回想起十几年前第一次cosplay的经历,只是觉得“当时好low啊,连妆都没上,直接就换上衣服上的”。  不过,就是这次经历让猫猫逐渐地进入到这个领域。“因为从小看日漫,只是偶尔幻想变身啊什么的,但是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真的会自己去做衣服,然后扮演二次元角色。那真是第一次,也冲击到我了。”  就像猫猫的第一次cosplay的经历那样,cosplay几乎无门槛可言。已经混迹cos圈十年的coser“潋玉缘”告诉记者,“你只需要去看一看喜欢哪个角色,准备衣服,然后拍照;哪怕你不拍照,就自己穿上玩一玩,这也是cosplay”。  极低的门槛,加之动漫、游戏作品的普及,让玩cosplay的人越来越多。这往往会转化成漫展中实实在在的参与者。据报道,今年,为期四天的ChinaJoy (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博览会)参观总人数达32.5万人次,参观总人数同比增长19.2%,创历史新高。其中7月30日入场人次达10.8万,创历届Chinajoy单日入场人次之最。北京某漫展中,卫生间门前大排长龙。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记者此前也在北京某漫展看到,从早上开始一直到下午结束,漫展现场到处聚集着装扮成动漫、游戏中人物的年轻人。由于有大量玩家需要换上cos服装,漫展中卫生间门前大排长龙更是常见的景象。场内还有不少专门给cosplay玩家拍照摄影师,一些动漫社团也集体装扮成动漫角色来到漫展。此外,cos圈内颇有名气的coser也往往会被邀请到漫展签售自己的海报等周边产品。  不过,潋玉缘认为,虽然cosplay没有什么门槛,但如果真想做到高水平的coser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做得特别好的(coser)一般都会有团队了,一个人去做的话可能很困难。如果有一个团队去帮你,比如摄影有专门的人,服装有专门的人(负责),然后出外景的时候有专门的后勤,这样你可以节省很多精力,可以把自身的一些东西做得更好。”  猫猫则说得更为直接。她认为,如果要成为职业coser,较高的颜值和不错的身材都是必需的,“此外也要对动漫、游戏等二次元世界有所了解”。  目前,猫猫就手下掌管着几名这样的职业coser。“在我们这里,coser他们也和我们一样朝九晚五坐班,周末如果有漫展展会就算是加班了,跟我们一块去现场。”她说。而coser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扮成光宇游戏中的角色定期出cos作品,拍拍“那种搞笑的洗脑神曲”,当然还有去参加漫展。  虽然看起来这份工作颇为清闲且有趣,但猫猫告诉记者,coser也很辛苦。“他们穿的衣服要一层一层地往上穿,大热天的,还有就是底妆要一大早就来打好,女孩子自己的长头发要盘起来,戴上假发,要捂一天。一撑撑一天的浓妆,真挺要命的。”  “而且去漫展会不敢喝水,因为要去厕所就要解衣服,很麻烦。所以coser往往是一天不吃不喝吧,渴了可能就会在嘴巴上抿一点水。”她说。  猫猫介绍,光宇的coser是有基本底薪的,“在我们这coser是宝贝一个,他们有固定资源,去现场会有补助,还有化妆的妆补、餐补,什么都有”。  黑天工作室coser"杀漠"在《画江湖之灵主》中扮演单雨童。图为其cos定妆照。受访者供图  和光宇不同,目前在国内cosplay圈颇有名气的黑天工作室培养coser的方式更类似于“造星”。 黑天工作室商务总监舟舟介绍,工作室目前已经签约了近40名coser,而整个工作室的发展模式就“跟经纪公司一样”。“我们还有一个相当于培训班的一个东西,叫黑天学院。每年我们会在全国五个城市招新,然后把优秀的全部留下来。”  他还告诉记者,目前黑天工作室成熟coser的年收入大概能达到二三十万元。“不过新人的收入不算很多,他们可能一年就几万块钱。”而要想拿到高收入,“主要还是要看你受不受欢迎,粉丝有多少。如果你受欢迎,成长就会很快”。  与此同时,黑天工作室还在做新的尝试——拍网剧。“(网剧)也是我们的coser去演。我们现在正打破次元壁。coser都上了两年的表演课了,我们在非常系统化地训练他们表演。”  记者也曾尝试联系黑天工作室的coser“杀漠”。但由于coser日程安排过于紧凑,杀漠只是透露,最近正在拍摄一部网剧。记者在他的微信朋友圈注意到,近日,他还曾因拍摄吊了一整夜威亚,一直工作到清晨5点左右才收工。北京某漫展现场。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舟舟说,黑天已经拥有了一定的二次元粉丝基础。“而想要再做大,我们就需要从三次元吸引粉丝过来,所以目前都有在做一些跨界的合作。”  对此,猫猫一方面认为coser的职业化可以为这个圈子带来一定的“规划、秩序”,另一方面她也希望在cos圈,能有非商业化、职业化的角落,能让自己享受那种"有爱’就能cosplay”的感觉。  潋玉缘则更倾向于让cosplay停留在自己的业余生活中。“毕竟我有日常的工作,我是做游戏的。但我不会让cosplay参与工作的,哪怕是工作中有需要Cosplay我也不会去做。这种东西就是想起来想拍一拍就出来拍,比较自由所以就比较开心。我不想把我的爱好和工作放在一起,分开就会比较轻松一些。”(完)

北京某漫展现场。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中新网北京11月1日电(记者 宋宇晟)在大多数人印象中,cosplay或许只是小孩子扮成动漫、游戏中角色的游戏。而在今天的中国,cosplay正成为一种新兴职业。职业coser过着怎样的生活?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进行了探访。有从业者对记者表示,职业coser看似外表光鲜,但其实很辛苦。如果想做一名职业coser,需要拥有高颜值和好身材以及对二次元世界有足够了解,而他们年收入从几万元到二三十万元不等。  对于猫猫(化名)来说,自己进入到cosplay领域实在有些偶然。“第一次玩cosplay是2004年吧。那时候其实是被朋友拖下水的。当时家里出了点事情,那段时间心情不是特别好。小伙伴问,‘我们这边有个聚会,你要不要来’。这样就把我拐过去了。其实就是cosplay的聚会,当天有一个上台的妹子没去,就把我套上了那身‘皮’,扔上台去了。当时我是一脸懵的。”  如今已是光宇游戏cos部主管的她,回想起十几年前第一次cosplay的经历,只是觉得“当时好low啊,连妆都没上,直接就换上衣服上的”。  不过,就是这次经历让猫猫逐渐地进入到这个领域。“因为从小看日漫,只是偶尔幻想变身啊什么的,但是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真的会自己去做衣服,然后扮演二次元角色。那真是第一次,也冲击到我了。”  就像猫猫的第一次cosplay的经历那样,cosplay几乎无门槛可言。已经混迹cos圈十年的coser“潋玉缘”告诉记者,“你只需要去看一看喜欢哪个角色,准备衣服,然后拍照;哪怕你不拍照,就自己穿上玩一玩,这也是cosplay”。  极低的门槛,加之动漫、游戏作品的普及,让玩cosplay的人越来越多。这往往会转化成漫展中实实在在的参与者。据报道,今年,为期四天的ChinaJoy (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博览会)参观总人数达32.5万人次,参观总人数同比增长19.2%,创历史新高。其中7月30日入场人次达10.8万,创历届Chinajoy单日入场人次之最。北京某漫展中,卫生间门前大排长龙。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记者此前也在北京某漫展看到,从早上开始一直到下午结束,漫展现场到处聚集着装扮成动漫、游戏中人物的年轻人。由于有大量玩家需要换上cos服装,漫展中卫生间门前大排长龙更是常见的景象。场内还有不少专门给cosplay玩家拍照摄影师,一些动漫社团也集体装扮成动漫角色来到漫展。此外,cos圈内颇有名气的coser也往往会被邀请到漫展签售自己的海报等周边产品。  不过,潋玉缘认为,虽然cosplay没有什么门槛,但如果真想做到高水平的coser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做得特别好的(coser)一般都会有团队了,一个人去做的话可能很困难。如果有一个团队去帮你,比如摄影有专门的人,服装有专门的人(负责),然后出外景的时候有专门的后勤,这样你可以节省很多精力,可以把自身的一些东西做得更好。”  猫猫则说得更为直接。她认为,如果要成为职业coser,较高的颜值和不错的身材都是必需的,“此外也要对动漫、游戏等二次元世界有所了解”。  目前,猫猫就手下掌管着几名这样的职业coser。“在我们这里,coser他们也和我们一样朝九晚五坐班,周末如果有漫展展会就算是加班了,跟我们一块去现场。”她说。而coser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扮成光宇游戏中的角色定期出cos作品,拍拍“那种搞笑的洗脑神曲”,当然还有去参加漫展。  虽然看起来这份工作颇为清闲且有趣,但猫猫告诉记者,coser也很辛苦。“他们穿的衣服要一层一层地往上穿,大热天的,还有就是底妆要一大早就来打好,女孩子自己的长头发要盘起来,戴上假发,要捂一天。一撑撑一天的浓妆,真挺要命的。”  “而且去漫展会不敢喝水,因为要去厕所就要解衣服,很麻烦。所以coser往往是一天不吃不喝吧,渴了可能就会在嘴巴上抿一点水。”她说。  猫猫介绍,光宇的coser是有基本底薪的,“在我们这coser是宝贝一个,他们有固定资源,去现场会有补助,还有化妆的妆补、餐补,什么都有”。  黑天工作室coser"杀漠"在《画江湖之灵主》中扮演单雨童。图为其cos定妆照。受访者供图  和光宇不同,目前在国内cosplay圈颇有名气的黑天工作室培养coser的方式更类似于“造星”。 黑天工作室商务总监舟舟介绍,工作室目前已经签约了近40名coser,而整个工作室的发展模式就“跟经纪公司一样”。“我们还有一个相当于培训班的一个东西,叫黑天学院。每年我们会在全国五个城市招新,然后把优秀的全部留下来。”  他还告诉记者,目前黑天工作室成熟coser的年收入大概能达到二三十万元。“不过新人的收入不算很多,他们可能一年就几万块钱。”而要想拿到高收入,“主要还是要看你受不受欢迎,粉丝有多少。如果你受欢迎,成长就会很快”。  与此同时,黑天工作室还在做新的尝试——拍网剧。“(网剧)也是我们的coser去演。我们现在正打破次元壁。coser都上了两年的表演课了,我们在非常系统化地训练他们表演。”  记者也曾尝试联系黑天工作室的coser“杀漠”。但由于coser日程安排过于紧凑,杀漠只是透露,最近正在拍摄一部网剧。记者在他的微信朋友圈注意到,近日,他还曾因拍摄吊了一整夜威亚,一直工作到清晨5点左右才收工。北京某漫展现场。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舟舟说,黑天已经拥有了一定的二次元粉丝基础。“而想要再做大,我们就需要从三次元吸引粉丝过来,所以目前都有在做一些跨界的合作。”  对此,猫猫一方面认为coser的职业化可以为这个圈子带来一定的“规划、秩序”,另一方面她也希望在cos圈,能有非商业化、职业化的角落,能让自己享受那种"有爱’就能cosplay”的感觉。  潋玉缘则更倾向于让cosplay停留在自己的业余生活中。“毕竟我有日常的工作,我是做游戏的。但我不会让cosplay参与工作的,哪怕是工作中有需要Cosplay我也不会去做。这种东西就是想起来想拍一拍就出来拍,比较自由所以就比较开心。我不想把我的爱好和工作放在一起,分开就会比较轻松一些。”(完)

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

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